主页 > 新闻 >

年终岁尾,“戏说”教育上市公司的2020

来源:百度 2021-01-21 00:57

疫情对教育行业的冲击前所未见,但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

撰 文 | 温 华

2020年,“疫情”成了各行各业发展绕不过去的坎。细分到教育行业,尤其对校外教培机构、幼儿园和出国留学,造成的冲击尤甚。哪里有收缩哪里就有反弹,这一年来,我们见证了教育公司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种种“求变”之举——毕竟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

相比于广大中小机构乃至独角兽,已经“上岸”的教育上市公司,在2020年为了业绩增长、为了对得起广大投资者和股民,也需在逆境中奋勇拼搏。各家的操作可谓是“八仙过海各显神通”,蓝鲸教育选取10个标志性事件,以供广大教育工作者参考。

一聊美股VS港股VS A股:冬去春来

2019年共有13家典型教育公司独立IPO上市,其中港股10家、美股3家。到了2020年,则有10家上市。其中华夏视听教育、大山教育、立德教育、东软教育、建桥教育这5家赴港上市;华夏博雅、丽翔教育、洪恩教育、一起教育、王道科技这5家赴美上市。

2020年,选择美股与港股上市的公司数量持平。值得注意的是,2020年这一批教育上市公司的市值状况明显不如2019年。由此揣测,未来3-5年的教育资产证券化是否会每况愈下,真正的“好公司”是否会越来越少?

但不论如何,毕竟还有猿辅导、作业帮和掌门还扛得起IPO这杆大旗。

反观A股,不仅教育资产证券化渠道尚未畅通,2020年只有华图教育的借壳上市出现进展。而且跨界教育的A股上市公司,其业绩大多黯淡无光。全通教育、威创股份、和晶科技、百洋股份等一众公司,均尝到了并购教育标的的苦果。

幸而,2021年1月初,即有首家独立IPO的教育企业传智播客成功上市。A股教育资产证券化终于开闸,形式正在变好——毕竟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么?

二谈新东方:九九归一

2020年,多次传出新东方在港二次上市的消息。10月16日,路透社旗下媒体IFR指出,新东方寻求港交所批准其在港二次上市。对此,新东方依旧“对市场传闻不予置评”。

但到10月23日晚间,港交所官网显示其已通过聆讯。五天后的28日,新东方宣布启动全球发售。

11月9日,新东方正式在香港上市,股价高开高走,收盘报1365港元/股,较发行价上涨14.71%。

不足一月时间即完成上市程序、大气磅礴的“九九归一”、港股首支千元股横空出世……新东方二次上市,无疑对整个教育行业的资产证券化都有一定的提振作用。

教育行业大浪淘沙三十年,好公司屹立不倒;而基本面才是股价的试金石。

三言豆神VS好未来:以“小”搏“大”

去年9月14日,学而思在其官方公号上发布一篇题为《鄙视:无节操的“豆窦dou神”》的文章。言辞激烈,直言“豆神大语文”以“学而来思迎新班”、“XES专属福利”(使学生家长误以为是学而思的课程)进行大语文课程招生宣传,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。

当日下午,豆神教育在其旗下“豆神网校”的官方公号上发布《回应尊敬的学而思:退避三舍,我错了。》,与好未来针锋相对;回应的末尾甚至还附上了豆神大语文课程的招生宣传。文章内容争议性更大,给这一波舆情再添了一把火。

9月15日,豆神教育在其旗下“诸葛学堂”的官方公号上发布《实际行动:整改完毕!》的文章。内容附有中文未来的红头文件,将整改结果予以披露。至此,整个事件暂告结束。

事后看来,双方这一波操作跌宕起伏——好未来以正视听,豆神则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曝光度。结合市场反应细细思考,豆神不是“输家”,好未来更谈不上“赢家”。

四讲中公:千亿起点

去年3月初,中公市值是1400亿。至今年1月6日,中公市值已过2000亿。千亿市值对大多数教育上市公司而言是遥不可及的终点,但对中公而言却仅是个起点。

中公的市值跃迁,背后折射的还是公考、事业单位考试的连年繁荣。这种繁荣,在疫情下尤甚。

一方面,2020届高校毕业生达874万人,再创近10年毕业生人数新高值。疫情的出现给大学生就业带来不确定性,中小企业的市场化就业机会减少,应届毕业生回流到体制内招录考试中。

另一方面,国家稳就业政策密集出台,公务员、事业单位、教师、医疗等公共服务领域的扩招态势得到确认和强化。随着疫情逐步平息,参与公考、事业单位招录的群体将持续增加。

对比2020年国家公务员考试,2021年的报名人数增加30%以上,达到157万。竞争率也不断提高,平均竞争比达到61:1。而国考,则是范围更大的公考缩影。

在疫情全球化与应届生数量不断增加的影响下,公考市场持续兴盛的可能性正不断增加。2000亿对中公而言,大概率也非极限。

五论紫光学大:人不如旧

去年7月下旬,紫光学大发布定增预案。定增若完成,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将成为紫光学大实控人。学大教育19年起伏不定、紫光学大5年挣扎脱困,或可正式告一段落。

金鑫的回归,对学大教育和紫光学大而言皆为利好,但对金鑫却是一份沉重的担子。

首先,其仍要背起逾10亿高额债务的重担。其次,金鑫在疫情下临危受命,从好的一面看是“力挽狂澜”,从坏的一面看则是“时不我待”。此时接过指挥棒,必须要带领学大教育摆脱疫情下的危局。最后,学大的主营业务如今正面临三大问题。一是下沉市场优势逐渐减小,二是传统线下一对一业务经营多年“积弊难反”,三是线上业务尚处萌芽期,对其业绩的提振非常有限。

修改过的定增方案如今已然过会,学大教育想要重现昔日荣光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但不论如何,随着金鑫入主上市公司,最苦难的一步终归迈出去了。

[ 责编::admin ]
阅读剩余全文(

视觉焦点

  • 浙江很普通的二本:考上公务员的

  • 这10所美国大学成为美国毕业生负

推荐图片